夜半鞋声

离奇的失踪,迷茫的凶手,当夜深人静时,咯噔的高跟鞋声会准时响起,让所有人的神经为之绷紧!

夜半被惊醒,冷汗直淌,都是刚才那个该死噩梦——自己居然被一条蛇咬得鲜血淋淋。陈伯清起床,脱掉睡衣,钻进卫生间洗起来。

这时,屋外一串怪异的声音。

陈伯清的卧室在这幢楼四楼的第一间,离楼梯很近,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,那咯噔、咯噔的声音特别清晰,有节奏地响着,仿佛一双高跟鞋不疾不徐地漫步着下楼,声声敲击着陈伯清的耳膜。

陈伯清裹上浴巾,猛地打开房门冲了出去。鞋声戛然而止,静悄悄的,什么也没有了。

他睡不着了,脑海总是在想:是谁在半夜漫步呢?夜风呜咽,仿佛女子低低的哭泣声,陈伯清打了个寒战,将窗关紧,但还是无法入睡。

自此,每天晚上这声音都会响起,并不定时,却如幽灵般徘徊,时时提醒着陈伯清它的存在,但每当陈伯清走到楼梯处,鞋声却总会及时消失。

陈伯清夜夜噩梦。

一大早公司门前就停了一辆警车。

秘书珍珍把新泡好的咖啡端了进来:陈经理,小姐失踪快一周了,警察刚才在我们公司内部做了些调查,现在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。

陈伯清深深叹了一口气:唉,多么能干的女孩啊,真不知道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好吧,你让警察进来吧。

刑警朱孝才在调查这个失踪案时,第一怀疑目标就是失踪者的上司——陈伯清。一个年轻貌美的女秘书,一个潇洒多金的男上司,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俗套的事情上去。

陈伯清给朱孝才的第一印象是很好的,一个略带悲伤而且体恤下属的经理,对女秘书的失踪深表同情,且愿意尽一切力量协助警方破案,表面上看起来陈伯清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,但是通过调查,朱孝才知道陈伯清与林正艳之间存在着暧昧的关系。既然林正艳在失踪前毫无情绪波动,又没有任何亲人,那么从与她关系非比寻常的陈伯清那里或许会得到一些线索。

陈伯清知道面前这个年轻的警察有些怀疑自己,也知道自己与林正艳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天知地知、你知我知那么简单,所以用词更是谨慎:唉,是的,她失踪前一天我见过,她加班,跟我一起离开公司,她招了辆出租先走了,然后我开车回了家。

朱孝才点了点头,知道陈伯清说的是事实,公司的保安亲眼见林正艳上了出租车扬长而去,之后陈伯清才开车离开。他又问了几个问题,陈伯清回答得毫无漏洞。

躺在床上,陈伯清毫无睡意,回想起白天警察的眼神,那是怀疑及审视,这使得他极其不舒服。没错,他是说了谎,他记得清清楚楚,暴风雨前的那一天,就是林正艳失踪的那天,下班后,林正艳在某处下了出租车,然后坐上了陈伯清的车,回了他的别墅。林正艳是陈伯清的情人,只是陈伯清暂时不想公开这件事,所以林正艳的行动看起来就有些诡秘。但陈伯清发誓,他拥着林正艳进入别墅后,林正艳一切都是正常的。只是当她去洗澡时,陈伯清在床上睡了一会儿,醒来时却发现林正艳不见了。所有她曾留下的痕迹都不见了,林正艳神秘地消失在了陈伯清的别墅里。

窗外风声呜咽,又起了风,毕竟入了秋季了,陈伯清想象着后园那棵梧桐树又要落一地枯叶了,咯噔咯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仿佛那个妖艳的女子风情万种地下楼,准备投入他的怀抱中。

陈伯清肌肉紧绷,他毕竟还年轻,猛地拉开门蹿了出去,高跟鞋的声音又停止了,别墅内静谧无声,外面的风声显得格外凄厉。

谁?给我出来!陈伯清如野兽般号叫起来,没有人回应他。高跟鞋的主人仿佛躲在幽暗处,无声地嘲笑着陈伯清此时的紧张,残忍地挑逗起他的恐惧。

林正艳,我知道是你,你阴魂不散,在向我示威!只有窗外低鸣的风声回应着陈伯清的尖叫。

刑警朱孝才倚着车,把烟头扔到了地上,他没有足够的证据,无法搜查陈伯清的别墅。但是现在他抬头望了望天空,阴云遮月,风声呼啸,陈伯清可能早已入睡,整座别墅如蹲踞在黑暗中的野兽,深沉、不羁。

他打开了车门准备上车,别墅内突然传来一声低沉的号叫,真如野兽般令人惊悚。是陈伯清的声音,他听得出来,片刻后又是同样的吼叫,朱孝才精神一振,但这之后,别墅里再无任何异常了。

第二天的陈伯清眼睛通红,显然是一宿没有睡好。尽管林正艳这个得力秘书失踪了,但公司的业务还是照常运转着,新任秘书虽然还不能完全配合好陈伯清,有胜于无吧,陈伯清定了定心,投入到了工作中。

这一阵子突然没有接连不断的电话铃声吵人,所以经理室里格外安静。咯噔咯噔,门外突然传来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。陈伯清如五雷击顶,手中的笔啪一声落在了桌子上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