触“墓”惊心

入夜,座落在城郊的精神病院45号房间内,正躺在床上闭目安睡的伊宁突然跳起,躁狂地挥舞着手臂冲管理员大喊:给我电脑,我要去犀比古墓——

今年26岁的伊宁是半年前入院的,被诊断为恐怖性神经症。听到喊叫,管理员忙将一只长方形托盘摆上床。伊宁瞅瞅托盘,歪着头问:阿姨,你只给我键盘,没有显示屏怎么玩啊?

哦,对不起,我马上给你装显示屏。管理员顺手又取来一只托盘。伊宁满意地笑了,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像模像样地敲打起来。可玩了一会儿,伊宁又没了兴致,呆呆地自言自语:没劲。我好想找人陪我一起玩——

就在伊宁发闷的这天半夜,住在秀园小区A栋1306室的许毛毛碰上了一桩怪事:只听吱的一声轻响,早已关机的电脑居然自动开机了!

不会是被黑客远程控制了吧?许毛毛纳闷不解,再次关机。孰料半分钟不到,黑屏又亮了,一行醒目的大字倏地跳出:请插入‘犀比古墓’光盘。

犀比古墓?许毛毛扭头看向扔在桌上的一张光盘。下午时分,他收到了一份没有具名的快递。打开一看,里面只有这张连个标识都没有的裸盘。由于忙,还没来得及查看。眼下,电脑不断开机,莫非这里面有什么蹊跷?嘀咕着,许毛毛将光盘塞进了驱动器。可盯着屏幕看了不过三两分钟,就见许毛毛的身子猛地一颤,随即发出了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:啊——

三天后,精神病院的46号房住进了一位新病人:许毛毛。

大夫说,因受到极度惊吓,许毛毛已患上了尤为严重的精神分裂症。至于那晚他看到了什么,警方也没给出个确切说法。当警察接到邻居报警赶到时,许毛毛已昏厥过去。他的样子很吓人,目眦尽裂,脸孔扭曲,像是活见了鬼。接下来,警察细致地勘察了室内的每一个角落,没发现外人潜入的痕迹。他的笔记本电脑里,除插着一张很常见的探险游戏光盘外,各盘符内非常干净,甚至连部恐怖片都没存。在医院治疗了两天,大夫建议转送精神病院。

送许毛毛来的是他的好友赵天和童乐。办完手续,赵天一头雾水地看向童乐:这事也太怪了点吧?你说好端端的一个人,怎么说疯就疯了?

童乐四下望望,嘴角掠过一丝得意之色:疯了还不好?疯子胡言乱语,没人相信他的话。赵天一听,禁不住打了个寒战,盯紧了童乐:不会是你害的许毛毛吧?童乐连连摇头,你闭嘴,我童乐是那种不仗义的人吗?再说,连警察都说当晚没人出入过许毛毛的房间,难道我会飞不成?

话音未落,45号房内便传来一阵清亮的笑声:你不会飞,我才会飞呢。来呀,我飞给你看。

是伊宁!赵天尴尬地搓搓手,隔着窗子问:伊宁,你还好吧?

废话!伊宁是个精神病人,哪里能听得懂问候?童乐暗想。事实也是如此,伊宁目光散乱,扬着双臂在房间里跳来跳去。跳得累了,突然瞄向门口,神情怪怪地说:47号房快腾出来了。你俩谁先来?

惶惶地奔回秀园小区童乐的住处,赵天再三质问是不是他害了许毛毛。童乐被问得急了,冷哼道:我再跟你说一遍,不是我!退一万步讲,就算是我,你想怎样?别忘了,你也是参与者!

相关文章